王宝强背后有人

来源:麻花影视-在线电影-海量影视剧免费在线观看小编:小影更新:2023-07-22

09

图片

八角笼中,站着王宝强和陈思诚。

由陈思诚编剧、监制的电影《消失的她》票房突飞猛进,迄今突破30亿。与之相反的是,豆瓣评分在一路走低。

有句评论说:陈思诚真是太知道市场吃什么了。

7月6日,王宝强历经六年打磨的电影《八角笼中》正式上映。这部在点映期间就已突破4亿票房的走心之作,将会成为《消失的她》最大的对手。

某售票APP上,影片海报里写了硕大的六个字:请相信!王宝强!

王宝强的情怀和陈思诚的精明在大荧幕上激烈碰撞,网友感慨:果然成才是成才,许三多是许三多。

前不久,王宝强透露,《八角笼中》的背后其实是陈思诚的托举。这部电影拍到后期,是陈思诚伸出援手,承包了后期制作费用。

回想《士兵突击》,在老A的最后一次选拔中,成才放弃了任务,口中却坚持喊着许三多的名字。袁朗评价这是成才唯一可取的地方。

剧中梦一晃十数年,不知该说人生如戏,还是戏如人生。

01

电影《八角笼中》有一个画面。

王宝强站在高高的沙石堆上,眼前的孩子们腿绑着沙袋,一圈圈绕着石堆奔跑。这是他们走出大山的唯一出路。

30年前,相似的场景也曾上演,那时,跑步的人是王宝强。

图片图片

电影《八角笼中》片段

8岁那年,王宝强义无反顾,去少林寺学武。

冬日的凌晨五点,蜿蜒的少室山上,一条黄灰相间的线快速移动着,王宝强就在其中——头三年,他每天都要和师兄弟一起,重复跑步、爬山的过程。

那时他心中的梦,是成为像李连杰那样的功夫巨星。

王宝强旧照

1982年,王宝强出生在河北农村,祖辈都是农民。翻滚的麦浪与方块状的土坯房组成了他的童年,人生一眼就望到了头。

在他出生的那年,由李连杰主演的功夫片《少林寺》问世,1990年,8岁的王宝强在村里的幕布上,看到了这部电影。

他被剧情牢牢钉在了板凳上,电影放完,梦想在心里扎了根:要拍电影,要去少林寺。

怎料听完他的祈求后,父亲举起巴掌,母亲摇头抹泪。母亲说他:“你在说梦话啊。”

他不放弃,一遍遍地重复。他的固执说服了父母,这一年,王宝强第一次坐上出远门的火车,从河北去往河南。

火车开了五个小时,一路摇晃着他的明星梦。

图片

王宝强旧照

距离河北邢台1000公里的辽宁沈阳,《少林寺》也点燃了一个孩子的梦想。

1982年,《少林寺》上映,4岁的陈思诚迷恋上光怪陆离的武侠角色。他在家里模仿李连杰的醉拳,没过多久,父亲给他带回家一台录像机和几盘电影录像带。

在遥远的八十年代,铁西区是沈阳的脊梁。那时,母亲在厂区工作,陈思诚时常跟着母亲去工厂玩,看飘落的雪花被烟尘染黑,画面浪漫又残忍。

后来,沈阳陆续有了录像厅,陈思诚成为第一批办卡的会员用户。

图片

陈思诚童年照

进入90年代,陈思诚迷恋上了文学。初中时,他开始写武侠小说,模仿着《楚留香传奇》,他写出一部《陈留香传奇》。

彼时,“四大天王”的浪潮向这座工业城市袭来,身边同学开始追星,陈思诚的内心萌生一个想法:我要当明星。

他参加了沈阳市中学生卡拉OK比赛,唱的是郭富城的歌,得了优秀个人奖。沈阳电视台因此看到了他,请他在台里的《学生时代》做主持人。

渐渐地,陈思诚不满足于闪耀在这座城市里的光环。沈阳太小了,他要走出去看看。

这是1994年,陈思诚16岁。

高中时期的陈思诚(中间红衣服)

02

1994年,12岁的王宝强被调进少林寺武僧团,开始学醉剑。

武僧团的前身是少林武术队,想进团并不容易:要武术练得好,还要考文化课与佛学知识。

那时,王宝强身子软,翻跟头也翻得好,随便一翻就能翻五十个,师兄弟们都比不过他。

没有人知道,从一个毫无根基的孩子变得如此舒卷自如,中间要受多少苦。

图片

王宝强在少林寺旧照

武僧团有一个重要职责是表演,以此来宣扬中华武术魅力,王宝强第一次有了真正意义上的观众。

那时,每次表演后合照,王宝强都要往前凑。有时剧组到少林寺挑群众演员,王宝强在心里暗暗祈祷挑中自己,可他从没被选中过。

他问师兄:“当明星是啥滋味?”师兄说:“那是不可能的事情,别做梦了。”

王宝强的师兄释延君说,王宝强在他们面前念叨了整整六年的电影梦。第七年,王宝强离开了。

在一次采访中,王宝强提到离开的原因:弟弟去世了。

比他小两岁的弟弟,也有成为武打明星的梦想,但因为年纪太小,父母坚决不同意兄弟俩一起去少林寺。王宝强告诉弟弟:等我学成武功,回来都教给你。

1996年,弟弟为了攒钱来河南看哥哥,在工厂做暑假工,被机器倾轧去世。王宝强终于下定决心,要去追梦,连弟弟的梦一起追。

王宝强(左)与释小龙儿时合照

这边,王宝强追梦追得辛苦,另一头,陈思诚走得异常顺遂。

1996年,在王宝强背着悲痛去探梦想的边缘时,18岁的陈思诚凭借专业第一的成绩,考进了上海戏剧学院。两年前,他离开沈阳,报考了上海师范大学谢晋影视艺术学院,同样凭借第一名的专业成绩获得入学资格。

可路走得太顺也未必全是好事。1997年,陈思诚刚读完大一,就因打架被学校开除。

父亲赶忙从沈阳飞到上海,见到陈思诚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刚才在飞机上,我恨不得这飞机掉下来。”嘴上说着狠话,心里还是心疼儿子,他和陈思诚商量:要不,出国留学吧。

陈思诚不愿意。1999年,陈思诚再战高考,报考北京电影学院,可因为档案里打架的记录,电影学院没有录取他。

陈思诚说,那时才体会到了真正的崩溃。“感觉自己的人生路从此就被堵死了。”

当时的考官王劲松请他吃了顿饭,和他建议:“要不你去试试戏剧学院呢?”

1999年,21岁的陈思诚考入中央戏剧学院,与靳东、马丽、陈数等人成为同学。

峰回路转,人生豁然开朗。

03

大三这年,陈思诚接了人生第一部戏。

他与奚美娟搭档,在剧中扮演一位出狱后意图报复法官的少年犯,戏份是男一号,片名叫《法官妈妈》。

陈思诚因此获得华表奖最佳新人奖以及百花奖最佳男演员奖提名,在影坛留下名字。

《法官妈妈》剧照

奚美娟与陈思诚

邓超是陈思诚在中戏的师哥,比陈思诚高一届。

他曾与陈思诚一起回忆上学的时光,那时,陈思诚是学校的风云人物。汇报表演时,陈思诚几乎都是自编自导自演,其他系学生都会来观看。

众人捧得他飘飘然,于是,陈思诚第一次进组拍戏,就和导演吵起来了。

陈思诚记得那是一个“故地重游”的戏。可第二天开机时,导演却把他拉到了另一个地方。

陈思诚问导演为什么来这儿,导演说,这地儿景好看。

陈思诚抗议:“我的台词和情绪在这里没办法表达。”导演让他演就行,陈思诚就把剧本摔了,扔下一句“我不会演”,扭头就走。

而这种底气与勇气,彼时的王宝强几乎不敢想象。

陈思诚(倒数第二排中间黑衣服)在中央戏剧学院

离开少林寺,王宝强来到北京,成为了一名群众演员。

他带着简历去剧组面试,对方看都不看,把简历直接扔进垃圾桶里:“你看你满脸雀斑,个头不高,普通话都不会说,你还想当演员?”

王宝强从垃圾桶里捡起简历,转身离开,一句话都没有说。他在心里告诉自己:“总有一天,我会把‘群众’这两个字去掉,是一个演员。”

话说得容易,做起来却十分艰难。

王宝强旧照

刚到北京,王宝强挤在20块钱月租的地下室里,垃圾与鞋子在他头顶来来回回。

有时,他会去建筑工地打工,包吃包住,一个月给100块钱。更多的时候,他在北京电影制片厂的门口蹲着,等待着被挑走,等来的往往是失望。

地下室潮湿,王宝强身上起了很多疹子。没有钱看医生,他就拿针把疹子一个个挑破。他借遍了身边的朋友,无奈给家里递了信:能不能给我寄200块钱?

父亲给他寄了300块,在一同寄来的信里写:“强,知道你在外面寸步难行,但是家里真是没钱了。”当时王宝强哥哥结婚耗光了家里的积蓄,连油盐酱醋都在小卖铺记着账,这300块也是父亲在村里东拼西凑借来的。

“是爸爸不好,没有能力照顾好你们兄弟姐妹,你也别怪爸爸。”

王宝强捧着信,眼泪扑簌簌往下掉。他捂在被子里哭了一天,没有出门。他想起电影《少林寺》,主持给觉远剃度时连问了他好几句“汝今能持否?”

同样的话,王宝强问了自己。

04

2000年,18岁的王宝强在工地上搬水泥。

突然,室友接到一个传呼,说找王宝强回电话。王宝强赶忙到公用电话亭,对方说:“我们是《盲井》剧组。明天来化妆试镜。”

喜从天降,王宝强差点被砸懵。他还记得自己群面时,因为太累表现得无精打采,没曾想正中导演的想法。

在这部电影中,王宝强饰演的元凤鸣是一个来城市打工的农村孩子。黑心人把他骗到矿井做工,意图杀死元凤鸣,敲诈矿主赔偿金。

《盲井》时期的王宝强

这部戏拍得艰难。因为是实景拍摄,拍摄地点在山西一个偏远的小煤窑。拍摄过程中,煤矿坍塌,煤矿工人两死四伤,男女主角被吓跑,但王宝强坚持了下来。

这部电影拍完,王宝强得到了1500块。更重要的是,《盲井》获得柏林电影节银熊奖,王宝强终于摘掉了“群众”两个字,成为了有名有姓的新人演员。

2003年,冯小刚给王宝强拨通了电话,想找他演一个名叫傻根的农民工,这个戏就是《天下无贼》。

拍完《盲井》后

王宝强(后排右二)与家人合照

同一年,陈思诚大学毕业,接拍了电视剧《红旗渠的儿女们》。

剧里还有段奕宏、汤唯、李光洁等一众日后名声大振的青年演员,陈思诚出演男一号。

陈思诚还清晰地记得他与王宝强第一次见面的场景。那时王宝强刚拍完《天下无贼》,但电影还没上映,王宝强来这个剧里客串一个角色。

他在宾馆里见到了收拾行李的王宝强,陈思诚恰好看过《盲井》,脱口而出了王宝强的名字。

对面,王宝强也很吃惊,他喊着:“陈思诚!”

《红旗渠的儿女们》剧照 陈思诚(中间)与王宝强(右)

两人追溯起相遇的伊始,原来在《法官妈妈》那部戏中,两人就已见面。一场火车站拥挤的群戏里,作为群演的王宝强,远远地张望过男主角陈思诚的影子。

陈思诚喜不自胜,张罗王宝强认识剧组其他演员,待到这部戏拍完,两个人说了再见。

第二年,《天下无贼》上映,“傻根”一炮而红。

2005年,拍完《殷商传奇》《暗算》两部连续剧后,王宝强花光全部积蓄50万,给父母盖了房子。小时候,母亲曾和王宝强说:“咱家房子盖好了,却没钱吊顶,抬头就能看到大梁。”

十几年过去了,他始终记得这句话里的惋惜。

《天下无贼》剧照 刘若英与王宝强

05

陈思诚曾形容王宝强:“宝强最厉害的一个武器,就是真诚。”

2006年,王宝强接拍了《士兵突击》。这部戏里,王宝强更像是本色出演,许三多就是他自己的化身。“我说这编剧是谁啊,就像摸着我的心写的。”

《士兵突击》剧照 王宝强饰演许三多

饰演史今的张译还记得,拍《士兵突击》时,王宝强与陈思诚正好是张译的前后两任室友。

彼时王宝强还是个沉默寡言的孩子,行李不多,很利索。他每天都要练功,活动一下拳脚。

与陈思诚住在一起之后,张译请了一段时间假回北京。等他再回剧组,就发现房间已经摆满了陈思诚的行李,无处下脚。

陈思诚看见张译回来,高兴地招呼他:“你怎么才回来啊,赶紧收拾房间吧。”

图片

《士兵突击》幕后照片

很多人说,陈思诚就像是他所饰演的角色成才。

成才是观众缘最薄的角色之一,是一个精致利己主义者。他精明圆滑,随身携带三种烟:十块钱的烟分连长、五块钱的分班长、三块钱的给战友。

2006年年底,《士兵突击》首播,次年掀起了收视热潮,出演的演员因此声名鹊起,关乎它的成功已经无需赘述。

那时,陈思诚就许下一个愿:“我不想成为被分的蛋糕,我要成为做蛋糕的人。”

图片

《士兵突击》剧照 王宝强与陈思诚

2007年,陈思诚接拍了一部电影,娄烨导演的文艺片《春风沉醉的夜晚》。在南京的春天里,陈思诚饰演的罗海涛爱上了由秦昊出演的姜城。

剧情涉及同性恋爱,迟迟拿不到过审许可,光开机就拖了半年,陈思诚决定等。他拒绝了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的邀约,只想看看导演娄烨能拍出怎样的故事。

后来,有记者问陈思诚,这部电影有没有在事业上对他带来影响,陈思诚直白地讲:“没什么影响,就是让我少拍了一些电视剧,少赚了一些微薄的钱。”

好在,他的等待没有白费功夫,这部电影获得了戛纳的金棕榈奖提名。

2009年,陈思诚身着橙色西装出现在戛纳的海滩上,那张总像是用力过猛的脸上,盛满陈思诚的野望——

无论是电视剧或是电影领域,陈思诚都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,接下来,该做蛋糕了。

《春风沉醉的夜晚》剧组在戛纳 陈思诚(最右)

06

时间回到2008年,陈思诚30岁。

他把自己关在廊坊的宾馆,用一个半月时间写出《北京爱情故事》(简称《北爱》),讲了一个支离破碎的爱情故事。他告诉投资方:我要做导演,演员我来定。

2012年初,《北爱》电视剧火了之后,找到陈思诚的邀约数不胜数,最高甚至给他开出了单集100万的片酬。

陈思诚拒绝了,他坚持走导演的路。

又有人对陈思诚说:“好好拍下去,你能成为下一个赵宝刚。”可陈思诚并不想成为赵宝刚,他只想做独一无二的陈思诚。

《北爱》里的陈思诚

陈思诚的心事,王宝强也懂。

2008年,《士兵突击》的余温依然滚烫,王宝强一跃成为当红男演员。

他登上了春晚,无数的访谈与商演纷至沓来。王宝强对着话筒,一遍遍地讲着那句话:“王宝强就是许三多,许三多就是王宝强。”

可他心里明白,他并不是许三多。许三多不会像王宝强一样,奔波在镜头里,一遍遍阐述如何演绎许三多的人生。

图片

2008年《春节联欢晚会》

王宝强领唱《农民工之歌》

这一年,王宝强回到了少林寺,他和师兄说,自己来散散心。

他在少林寺待了一个月,每天跟着师兄弟们早起练功,躺在石头上暴晒自己。师兄问他有什么心事,王宝强只说:“师兄你不知道,我就是特意来晒黑的,下一个角色得黑一些。”

下一个角色在哪里?他不知道。彼时充斥在他耳边的,有恭维的巴结,也有残忍的质疑:“王宝强只能演这一种角色。”

他挣扎在标签之下,两年之后,王宝强交出了关乎这个质疑的答案。

2011年,王宝强在《Hello!树先生》中饰演“树”,一个底层的、边缘的、没有那么正能量的角色。

树先生无处安放的双手抚摸灵魂,只有搭在香烟上,才能寻到一丝踏实。

《Hello!树先生》剧照 王宝强抽烟名场面

再之后,王宝强出演了徐峥导演的《人再囧途之泰囧》,人们突然发现,把王宝强和喜剧勾兑在一起,竟会迸发出如此强烈的快乐。

与观众有着相同发现的,还有陈思诚。

《人再囧途之泰囧》剧照 王宝强饰演王宝

07

2014年,王宝强在拍《道士下山》的过程中,接到了陈思诚的邀约。

陈思诚想做一个电影,既有他喜欢的推理内容,又要加一些市场验证出的喜剧色彩。“国产电影票房前三名都是喜剧片,并不是一个偶然的现象,市场需要喜剧,观众需要笑声。”

王宝强对陈思诚说:“你先写剧本吧,写完剧本我再决定演不演。”他还说,无论电影接或不接,都不要影响两人之间的兄弟情谊。

剧本写出来后,王宝强看完,乐了整个晚上。他对陈思诚说:“你太懂我了。”

陈思诚为王宝强量身打造了“唐仁”这个角色,另一位主角交给了在影版《北爱》中合作过的刘昊然。

他期待着这对猥琐大叔与精致少年的反差组合点燃观众热情,没曾想,意外发生了——开拍前几天,王宝强的腿骨折了。

图片

《唐人街探案》剧照 王宝强与刘昊然

彼时,美术组已经进场,场景开始搭建,演员的头期费用也已支付,多耗费一天时间都是在白白烧钱。

医生给出诊断建议,说王宝强的腿起码要半年才能好。陈思诚去医院看他,见面第一句话就是:“宝强,不抛弃、不放弃,我们等你。”只字没提剧组的进度。

佟丽娅在长文中描述过当时陈思诚的压力。

“有合作伙伴建议换演员,他坚决不同意:‘剧本我就是给宝强写的,不是他就没有意义了。不换,等宝强!’”

陈思诚去医院探望王宝强

40天之后,王宝强奔赴剧组。

2015年12月31日,《唐人街探案》在影院上映,首日票房就破亿,最终拿下8.23亿票房,“唐探宇宙”因此有了锚点。

王宝强很少提及自己拖着骨折的腿拍戏的辛苦与危险。他认为:“观众只看结果。结果好了,观众就买账;结果不好,你再有什么原因,观众也理解不了。”

谁也没想到,这句话很快就成为了一句谶言。

图片

08

2014年,32岁的王宝强决心要拍一部电影,做导演。

在当时,“演而优则导”似乎成了心照不宣的规矩,前有姜文、徐峥,兄弟陈思诚又给打了个样,环境烘托下,王宝强也有了相同的期待。

他想好了这部电影的题材:动作、喜剧。信手拈来的两种类型组合在一起,他无法想象电影的失败。

2017年,《大闹天竺》登上影院,斩获7.58亿票房。与高开的票房对比的,是低走的评分。

豆瓣给出了3.7分的评价,这部电影被评为年度最差华语影片的金扫帚奖,第九届“最让人失望导演”称号也颁给了王宝强。

《大闹天竺》剧照 岳云鹏、王宝强与白客

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,王宝强出席了金扫帚奖的颁奖典礼。这也是奖项设立的九年来,第一次有一线演员直面这个奖项。

颁奖典礼上,王宝强说:“我很感谢金扫帚能给我个机会,向观众说声对不起。我相信未来自己努力、不断地学习,一定会成为大家心目中比较合格的导演。”

图片

王宝强出席金扫帚奖颁奖典礼

就在王宝强还为“合格的导演”努力的时候,陈思诚已经成为“成功的导演”。

《唐人街探案》成功之后,陈思诚趁热打铁,于2018年推出《唐探2》,斩获33.9亿票房,挤进彼时内地票房前三名。

陈思诚野心勃勃。他在一次采访中说,自己要成为库布里克那样的导演——既能拍《闪灵》,又能拍《2001太空漫游》,一生只拍十几部电影,但每部都不相同。

可后续的发展,却让他与库布里克渐行渐远。

早在2014年,国家电影局开展“中美电影人才交流计划”,选派了陈思诚、郭帆、宁浩、肖央、路阳五位青年导演赴美交流学习。

在美国,陈思诚研究了迪士尼的IP套路,发现对方其实并不依赖票房,票房只占据其年收入的27%左右,赚钱的大头在于衍生商品。

陈思诚计划,《唐探3》之后,他要和游戏公司合作游戏,未来还要做主题乐园、动漫书……

这个计划也在一步一步实现——

2022年,陈思诚导演的《外太空的莫扎特》上映,口碑与票房双双折戟。但陈思诚在电影上映之前,就发布了莫扎特系列玩偶。

2023年,陈思诚回到拿手的悬疑赛道,操刀打磨出《消失的她》,成为这一年的现象级电影。电影还没下映,《消失的她》衍生短剧就已经提上日程。陈思诚宣布,将会考虑启动“消失的IP”,制作续集。

在IP打造之外,陈思诚也在致力于扶持新人导演,如执导《误杀2》的戴墨,执导《消失的她》的崔睿与刘翔。

与其他扶持计划不同的是,陈思诚依旧牢牢把控着片场。甚至,连导演的选择也要合他心意才行。

“我会先问他想拍什么样的电影、最喜欢的导演是谁,如果他的名单跳出来的都是像阿彼察邦这样的艺术家,那就算了;如果他想拍商业片,喜欢导演是斯皮尔伯格、诺兰、朴赞郁,这些都可以。”

图片

陈思诚指导文咏珊表演

当导演、监制以来,陈思诚的《北京爱情故事》、《唐探》系列、《误杀》系列、《消失的她》等合计票房超过170亿元。他也是中国首位票房破百亿的导演。

时间检验了陈思诚眼光的毒辣与产品的成功。但时间依旧向前走着,观众是否永远对陈思诚买账,尚且不得而知。

09

时间回到2018年,王宝强身陷婚变风波。

前妻在社交平台发难,公开了王宝强银行卡流水账单。在密密麻麻的表格信息中,来自陈思诚的300万借款格外瞩目。

备注一栏写着陈思诚对王宝强的支持与安慰:兄弟加油,兄弟加油。

图片

王宝强前妻晒出的账单

5年后,王宝强的电影《八角笼中》上映。

这部电影被他视为翻身之作。当年他站在金扫帚奖的颁奖典礼上发言“欠观众一次”,如今到了承诺兑现的时候。

六年之前,他第一次看到电影剧本,就被深深触动。他觉得这个故事是在讲那群挣扎着的孩子,也是在讲自己的人生。

他在四川待了三年,磨了三年剧本,启用素人担任小演员。“这些孩子占比很重,找他们也花了很多的时间,从山里——东一个山西一个山——拼到一块的。”

王宝强抛开了热闹喧哗的喜剧,用六年的时间,讲了一个真诚的、有始有终的故事。

图片

电影《八角笼中》片段

只是,现实题材的叙事在市场频频碰壁,环境的收紧也让投资人瞻前顾后,“找了一大圈,国内这些投资人之前都说的特别好,实际上到落合同开始要行动的时候,关键时刻都掉链子”。

王宝强困在了“八角笼”中,别无他法,他只能“砸锅卖铁”咬牙拍。可电影拍到后期,王宝强还是没钱了。

陈思诚得知,主动承担了这部电影的后期制作费用。他对王宝强说:“你在最需要我的时候,尽管说就行。你什么都不用管了,放心就好。”

电影上映之前,王宝强在微博里写:

我吃过不少生活的苦,知道哪怕陷入绝境,人只要还敢吃苦,生活就还有盼头就还有出路。哪怕是这世上最平凡的,最不起眼的人,只要他有不服输的韧劲儿,就能遇到领路人和同行人,遇到生命里的一束光。

陈思诚与王宝强

7月6日,《八角笼中》上映,迄今突破8亿票房。而比冷冰冰的数字更让人感动的,是那些关乎真情的叙事。

刘德华为电影献唱了推广曲《男人哭吧不是罪》,刘若英与王宝强合唱了《亲爱的小孩》。刘若英说:“世界复杂,人与人更复杂,所幸有像宝强这样的弟弟,让情感单纯简单。”

周星驰在社交平台上传了一张照片。他看着屏幕里的电影,桌上摆着拭泪的纸巾。

王宝强转发周星驰分享内容

很少有人知道,陈思诚对导演身份最早的尝试并不是《北爱》,而是一部写于2008年的,名叫《奇迹》的电影。

主角是什刹海体校里一位拳击天才与他的哥哥,是一个经历了获奖、瘸腿、酗酒,又重新站立起来的故事。

陈思诚托人把剧本交给姜文,请他来出演故事里的哥哥,在陈思诚的展望中,这会是内地第一部拳击电影。无奈,因为资方撤资,电影夭折。

15年过去了,擂台上的故事换了人讲,擂台下的兄弟,也终于有了人撑。

图片


    相关视频

    • 第24期

      团结才能踢38.0

    • 第07集

      花咲舞无法沉默 第三季2.0

    • 第08集

      杀手寓言4.0

    • 伦理

      4.0

    • 第01期完结

      模范出租车2:终映特辑1.0

    更多

    专题